与人类生活了十年后,林辉(化名)的小狗除非在户外,否则拒绝排便。 最终,他在 COVID-19 疫情期间妥协,学会了与人类共用卫生间。 一个人和一只狗在隔离酒店度过了一个特殊的春节。

这件事发生在今年一月。 当时,北京大兴区正在应对当地疫情。 考虑到饲养宠物家庭的需求,专门设置了隔离点接收宠物。 林辉所在的楼层除了人之外,还生活着猫、狗、鸟。 楼下,除了给人治病的医生,还有兽医。 大厅里有宠物食品,是政府部门专门采购的。

但有些宠物就没那么幸运了。 近两年,江苏无锡、哈尔滨、黑龙江等地相继发生宠物因检测呈阳性或主人被隔离而被杀害的事件。 近日,江西上饶宠物狗“无害化处置”事件引发舆论争议。

疫情期间,目前对于如何管理隔离人员的宠物,存在法律和制度上的空白。 北京、上海、成都等地也有相应的探索,但尚未出现涉及宠物呈阳性的病例。

有疾控专家分析,在具体实施层面,涉及宠物的问题相对复杂。 业主是否感染、是否有密切接触、社区条件如何、能否协调业主入住隔离酒店等都必须考虑。 但基层防控人员构成较为复杂,专业素质参差不齐,尚无具体规定。 因此,处理宠物具有很强的偶然性。

我们采访了动物保护专家、病毒学专家、一线疾控人员、隔离宠物主人,探讨如何做到疫情防控和宠物保护并举。

宠物宠物_问一下宠物_更多宠物/

2021年1月25日,大兴天宫园街道融合小区,两名前往集中隔离点的居民牵着宠物狗。资料图/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一只狗被隔离了21天

晚上八点,北京天已经黑了。 小狗被女主人牵下了楼。 远远的,他就看到了正在打电话的男主林辉。 对着他叫了两声,林辉连连回应“嘿嘿”,就像哄小孩子一样。 散步回家后,他要给小狗擦嘴、给爪子消毒,他要做的就是戴上口罩。

这只捡来的小狗虽然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但在林辉家里也享有稳定的地位:小狗傲慢的小性格是女主人宠出来的,平时林辉连骂都骂不了,他只能想想了。 当他出去的时候,小狗会主动过来,乖乖地讨好他; 他说他的妻子很喜欢这只狗,林辉本人也很喜欢它。 他旅行时总是选择开车,只是为了能带着小狗来照顾他——他不愿意寄养它。 ,我怕小狗不适应,也怕小狗交叉感染。

在林辉心里,小狗是家人,也是他疫情期间最大的牵挂。

今年1月17日,林辉一家所在的北京市大兴区天宫园街道荣辉社区发现了本地病例。 当晚,林辉遛狗回家,在小区门口看到穿着防护服的“大白”,心情不好。 回国后,社区被封锁,居民居家隔离。 随着邻近建筑物发现新病例,社区开始动员更多居民前往集中隔离点进行隔离。

林辉愿意去,但他的首要要求是解决照顾小狗的问题,这也是社区养宠物家庭关心的问题。 社区同意了,林辉带着小狗住进了隔离点。

于是,人们和宠物一起度过了春节。

这对于林辉和小狗来说是一次特殊的经历。 小狗以前从未在家里上过厕所,隔离期间他不得不憋了好几天。 由于防疫规定,他不被允许外出。 林辉试图教他如何使用卫生间,但小狗最终还是妥协了; 隔离的21天里,阳台成了小狗最喜欢呆的地方——如果不能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很好; 林辉还看到,狗也可以做核酸检测。 期间,工作人员上门为小狗采集了两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

林辉对最终的隔离方案非常满意。 离开前,收拾好酒店房间。

与林辉的经历类似。 11月11日下午,在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石羊街道一名确诊患者家中,一只留守宠物猫迎来了几只“大白”。 对房间进行消毒后,疾控人员联系患者,按照指引给猫换水、添加食物、清理猫砂盆、采集肛门拭子。

除了工作人员帮助照顾有病例的家养宠物外,一些隔离社区还为居家隔离的养宠家庭建立微信群,并派驻宠物专家指导业主如何照顾宠物隔离期间。

宠物宠物_问一下宠物_更多宠物/

11月11日,在成都高新区石羊街一名确诊患者家中,检测人员对一只小猫进行肛拭子检测。高新区供图

生与死,疫情期间宠物的不同命运

当被问到当时最害怕什么时,林辉说,他想象过的最坏的可能性就是人被感染,传染给小狗。 但我凌晨两点就在一线工作,不存在感染的可能。 我唯一真正担心的是宠物的照顾。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担心过小狗的生命会受到威胁。

然而,目前对于疫情期间如何处理宠物尚无标准。

近两年,多地曝出杀害宠物事件。 其中,有的宠物检测呈阳性,有的宠物检测结果未呈阳性,但其主人已被隔离。

2020年1月30日,江苏省无锡市洞庭街道一名市民正在接受隔离。 社区工作人员上门消毒时发现家里有一只宠物猫,立即将其活埋。 该街道表示,这一做法是基于“重大突发事件一级响应机制和社区强烈诉求”,“考虑到居民安全”。

2021年9月27日,黑龙江哈尔滨市南岗区一名确诊患者的三只宠物猫核酸检测呈阳性,后被安乐死。 社区表示,没有机构治疗受感染的动物。 如果不处理猫,单位和社区将无法恢复正常生活。 “疫情永远不会结束。”

近日,江西上饶发生的一起宠物杀害事件引发争议。 11月12日,居住在上饶市新洲区金丰花园的一名居民被隔离。 之后,工作人员闯入,用棍棒殴打他的宠物柯基犬,并将其杀死。 新洲区西市街道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次日通报,工作人员未与网友充分沟通,宠物狗被无害化处理,相关人员受到批评教育、调离相应岗位、责令道歉给有关各方。 此消息一出,再次引发热议。

多位动物保护人士、律师、病毒学专家和动物伦理专家接受采访时表示,该事件涉嫌违法、违反动物伦理、不尊重人类情感、加剧疫情期间心理压力。 类似事件反映出疫情期间伴侣动物保护方面的薄弱环节,亟待填补。

宠物宠物_更多宠物_问一下宠物/

关于新洲区西施街道金丰花园社区“宠物狗隔离”相关情况的通报。

上饶事件背后,亟待解决的法律和伦理问题

北京天池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动物福利基金会“It Fund”监事孙海洋认为,上饶杀狗事件涉嫌违法犯罪。

首先,我国对于传染病流行期间是否可以扑杀动物有相关法律法规。 《传染病防治法》授权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在传染病流行时扑杀动物,但有下列条件:(一)仅适用于野生动物和家畜(二)可以扑杀的动物是已经感染的动物。 (三)扑杀措施必须经上一级人民政府批准并公布。

另外,宠物狗不属于野生动物,不属于农业部发布的畜禽名录,因此宠物狗、猫不适用本规定。 据报道,宠物主人并非感染者,宠物狗也未经过检测并确认感染。 这种扑杀行为从任何方面来说都不符合法律规定。

孙海洋表示,行使公共权力的基本原则是“未经法律授权不得为所欲为”,即政府部门和政府工作人员只能依法行使权力。 即使在疫情防控期间,我国仍然有法可依、依法办事。 宠物是主人的合法财产,没有合法正当理由,公共机关不得随意处置。

11月16日,基金会向上饶市新洲区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区政府提供“无害化处置”决定书、该决定依据的法律法规以及工作人员落实“无害化处置”时的具体处置沟通情况。决定。 截至发稿,该基金会尚未收到官方回应。

山东大学动物保护研究中心主任郭鹏表示,杀害宠物等事件属于针对动物的暴力事件。 其背后是对人类和宠物的双重不尊重。 这也反映出基层公职人员专业素质的参差不齐。

“疫情期间,很多人神经紧张,高度密集的城市生活环境有时会引起紧张,可能导致非理性行为,但这些都不是根本原因。针对动物的暴力行为一直存在,但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只要注意就好。” 郭鹏表示,这些行为名义上是防疫,但实际上是违法、无理的。 他们表现出对个人情感和动物生命的冷漠和不尊重。

对于主人来说,失去宠物也会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情感痛苦。

孙海洋表示,疫情期间,我国高度重视人民心理健康,专门制定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心理卫生服务技术指南》,强调为患者、隔离人员等群体提供心理卫生服务,及时心理危机干预。 宠物与主人之间的情感联系极其密切。 对于很多老年人来说,都离不开情感的寄托。 随意处置宠物,会给在治疗和隔离期间本就非常无助和焦虑的主人增加心理压力。

宠物的困境是宠物主人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江西上饶的宠物主人在离开家之前,多次与社区确认,他们的狗不会被带走。 疫情期间,有不少宠物主人拨打官方心理援助热线。 北京昌平疫情期间,接线员接到一名隔离人员的电话。 担心自己的宠物得不到照顾,打电话的人担心又着急,整晚都睡不着觉。 他告诉接线员他想带上这只小狗。 社区帮助解决了护理问题后,她的情绪稳定了很多。

参与指导大兴区疫情防控心理援助的北京安定医院专家刘静表示,宠物对于宠物主人来说意义重大,是人们的生活伙伴。 宠物可以给人类带来很多精神上的安慰,减少孤独、焦虑、抑郁。 由于宠物独特的“治愈”特性,在国外甚至出现了专门针对抑郁症、自闭症患者的宠物治疗方法。 疫情期间,隔离人员本来就处于压力状态,与宠物分开会产生分离焦虑。 如果他们的宠物缺乏照顾,他们将无法安全地隔离自己。 如果他们的宠物突然被杀,他们将会面临巨大的失落感。

即使没有亲身经历,类似的事件也让宠物主人感到心酸。 郭鹏有一个养宠物的学生。 得知上饶事件后,他感到焦虑、恐慌,很没有安全感; 林辉无法忘记视频中工作人员殴打小狗的场景。 “任何养过宠物的人都无法接受。”

疫情防控和宠物保护实施有何难点?

在多起类似事件中,有关方面给出的理由都是疫情防控。 宠物对疫情防控的风险有多大?

“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人类感染 COVID-19 的状况和风险,无论是猫还是狗。” 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燕表示,已发现猫和狗可感染COVID-19,但全球尚未发现由狗引起的病例。 关于狗、狗与人或猫与人传播的报告。 他认为,家养宠物与人类生活在一起,并不在野外生活和社交,因此引起人类感染的可能性很低。

但在具体防控上,处理会更加谨慎。

一位在一线城市工作的疾控人员告诉记者,“宠物传染人的概率确实很低,也没有发生过,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们在操作上会更加谨慎。” 他介绍,他所在的区县对检疫有严格的规定,在处理宠物时,我们会首先考虑家里亲戚的照顾,或者在检疫区寄养的地方。 如果没有,社区工作人员会过来帮忙照顾。 如果社区无法照顾他们,他们就会考虑将他们带到隔离点。 “隔离点放在最后是考虑管理问题,毕竟也是一个风险环境。”

另一位曾参与处理当地多起疫情的疾控人员表示,涉及宠物的情况比较复杂,需要分类、灵活处理。 感染者的宠物与密切接触者的宠物不同。 如果是前者,宠物必须接受核酸检测并单独隔离。 如果是后者,大多数情况下会要求隔离人员留在家中,由医护人员定期上门进行核酸检测,或者社区人员上门照顾。 这种方式在宠物较少的情况下成本较低,但如果社区中的宠物较多,就会投入更多的人力。 如果被隔离者被带到隔离点,需要提前与隔离酒店商量,涉及宠物饮食等问题。

林辉说,对于宠物,大兴区当时专门安排了集中隔离点,宠物主人和宠物住在同一楼层。 刘静记得隔离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有兽医值班,还备有宠物食品。

上述疾控人员表示,一般来说,宠物的处理可以与街道协商,不会到直接上门扑杀的地步。 江西上饶事件可能仍在处理该事件的负责人身上。 目前,防疫人员构成较为复杂,并非全部具有专业背景。 不排除个别基层员工素质和知识匮乏,考虑片面,选择用最简单的方式处理问题。 目前对于宠物的处理还没有统一的规定,而且比较随意。

动物权利组织呼吁建立国家宠物检疫制度

目前,一些城市已经尝试了处理宠物的方法。

据公开报道,上海黄浦区允许居民携带宠物集中隔离; 北京大兴区允许一人居家照顾宠物,或携带宠物集中隔离; 成都高新区感染者的宠物接受疾控人员现场护理; 北京市昌平区规定,集中隔离人员不得携带宠物。 公民可以选择让志愿者来喂养它们,也可以选择政府集中饲养它们。

但阳性宠物的治疗仍存在差距,且病例较少。

金冬燕介绍,香港采取的做法是,如果感染者家中的宠物猫狗检测结果呈阳性,该宠物就会被带到专门的动物检疫站,由相关农业部门管理。 宠物将在隔离场所接受检测,连续进行3次核酸检测。 消极后,它可以返回到它的主人。 他认为,没有理由扑杀未感染的动物,即使宠物被感染,也没有必要杀死它们。

上述疾控人员介绍,根据《传染病防治法》,对感染该病的家禽、牲畜将进行扑杀,防止疾病蔓延。 宠物与外界的接触很少,与人类的情感联系却很密切。 如果有专门的地方隔离宠物,达到不传播疾病的目的是可行的。 然而,目前缺乏专门的宠物隔离点。 在一些动物养殖基地,动物生活在单笼中,但笼子无法达到隔离病毒的效果,可能会造成交叉感染。 他认为,疫情在全球范围内仍然流行。 对于很多养宠物的家庭来说,这是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 在获得许可和有效监管的前提下,可以考虑第三方介入并提供相关隔离服务。

金冬燕认为,我国感染者数量较少,猫、狗更是罕见。 可以考虑采取特殊措施。 农业部门或者有关防疫部门应当提供适合宠物隔离的设施。 这些部门还具备处理动物传染病的专业能力。 这是一个平衡的考虑。 科学、人道、动物保护的方法。

郭鹏表示,疫情防控和动物保护可以兼顾。 但防控工作具体落实在街道和社区层面。 目前,决策部门仍需出台统一、详细的指导方案,并按规定下达各级相关部门和基层街道社区实施。

近期,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达德基金会等动物保护组织发起呼吁,要求建立全国宠物检疫制度。

如果宠物主人是COVID-19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应对宠物进行隔离观察。 地方当局应制定无人看管宠物的运输程序和隔离管理计划。 征得宠物主人同意后,当地动物防疫部门将配合宠物转运工作,可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如动物诊疗机构或动物寄养机构)进行隔离区进行隔离护理和定期检测。 无上述机构的,可在隔离区内设置隔离饲养场所,并安排专人定期饲养动物。 经过一段时间的隔离后,该动物将接受检测,看看它是否携带新冠病毒。 如果没有,它需要恢复正常生活。

体表采样核酸检测呈阳性的宠物,将被送往专业宠物医疗机构进行隔离观察,等待自然检测阴性。

如果宠物主人需要隔离医学观察,建议宠物与宠物主人一起隔离,或者留一人在家照顾宠物,同时确保各项防疫措施到位。地方。 在规定的隔离期结束后,如果宠物主人和宠物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则应恢复正常生活。

新京报记者 戴轩

编辑:白霜,校对:李立军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