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目前为止,人类和狗如何在公共场所和平共处似乎还没有答案。

▲执法协管员在一个小区的人群集聚区抓住一只流浪狗,旁边围观的群众说:“是该管管了。”

▲执法协调员在小区人流密集区域抓获一只流浪狗。 围观者纷纷表示:“是时候掌控局面了。”

新京报记者魏晓宇、编辑陈晓舒校对王欣

2017年,摄影师朱军遇到一名毒死狗的男子。 民警抓获他时,摩托车两侧的蛇皮袋里装满了东西。 打开一看,全都是毒狗。 他用的毒叫三步下,也就是说,三步之内他就会摔倒。 他拿了一条鸡腿,把鸡剥皮,直到只剩下骨头,然后把鸡腿骨切成两块,撒上毒药。

收拾好后,我骑着摩托车从上海来到了浙江的农村。 当我看到村民家里有狗时,我就把包好的诱饵扔了过去。

朱军发现,这种人与狗之间的冲突非常普遍。 嘉兴位于浙江北部,长三角中心,常住人口不足500万,主城区人口不足100万。 不过,据专门管理犬只的市犬只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犬只管理处”)测算,仅本市三环以内就有2万多只犬只。

如果狗太多,如果照顾不好,很容易出现问题。 遛狗不拴绳、粪便不清理、病犬随意遗弃、不接种疫苗、不开具证明……2007年以来,嘉兴市犬只管理所的主要职能是负责犬只登记但从成立到去年年中,只有约5000只狗获得认证,不到总数的三分之一。

管犬办管辖的主城区有20多名执法人员。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兼职和失业者。 他们也很难很好地控制狗。 嘉兴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组数据更直观:2017年,嘉兴市共发生犬只伤害事件82895起,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

人与狗之间的矛盾被放大了。 摄影师朱军用镜头记录了浙江省嘉兴市十多年来治狗斗争中的冲突,试图看清冲突背后复杂的人与狗的关系。

他是这样说的:

我从小就住在乡下。 那时,几乎家家户户都养有一只看门狗。 农村狗的命“很廉价”,到时候就会被杀掉吃肉。

当我上小学时,我的邻居是一个矿主。 他养了一只狗,它的大小和小猫一样,毛色是白色的。 后来我特地查了一下,才知道它叫中国贵宾犬。 以前是在皇宫里饲养的。 邻居经常给狗洗澡,洗完后,把它带到理发店站在桌子上吹干。 我经常去理发店,看到狗狗洗澡比我还勤快,而且保持得又干净又白。

我第一次知道狗还可以有另一个身份,叫做“宠物”。

2012年,我来到浙江嘉兴打工,看到街上到处都是“宠物”狗。 它们的主人把它们抱在怀里喊道:“宝贝,妈妈过来。” 这种亲密感,我和我的父母都没有。

▲宠物狗和婴儿一样躺在车里。受访者供图

▲宠物狗像婴儿一样躺在车里。受访者提供

从2014年开始,我开始有意识地关注宠物这个话题,也逐渐和与宠物有关的人走近了。 我发现在中国的城市里,随处可见人和宠物相伴,其中大多数是宠物狗。 据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登记宠物数量达1亿只,其中宠物狗占61.74%。

在随后的摄影中,我观察到越来越多的人与宠物狗的关系。 有些人会抱着狗狗拍婚纱照、给狗狗做水疗、为狗狗举办盛大的生日派对。 在宠物医院,我见过对狗进行剖腹产手术。 狗的四条腿被绑在手术台上。 分娩后,宠物医生会清理宝宝嘴里的羊水。 狗就像孩子一样。

▲主人为自己的宠物狗做了个新造型。受访者供图

▲主人给自己的爱犬换了新造型。受访者提供

拍摄过程中我一直在想,狗对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曾经拍摄过的一位阿姨是一位普通的家庭主妇,身高1.6米,40多岁,养着六七只流浪狗。

其中一只流浪狗黑仔两个月大时被主人遗弃在姑妈家门前的草地上。 当时,黑仔全身多处皮肤溃烂,大小便失禁。 他几乎已经半死不活了。

阿姨将其送往医院救治。 当时,她家经济困难,一家人打算离开嘉兴,搬到农村老家。 但为了照顾黑仔,阿姨决定不走,每天都在宠物医院陪着他。 我拍下了黑仔手术的全过程。 手术前,阿姨像抱孩子一样抱着他,不停地抚摸他的身体,一遍又一遍地叫他的名字,鼓励他“不要害怕”。 手术室里,阿姨还在哭。 她表示把黑仔当作自己的孩子养大,担心会受伤。

▲5月19日,黑仔即将进行第二次手术,王阿姨抱着黑仔像对待孩子一样不停地鼓励它。受访者供图

▲5月19日,黑仔即将接受第二次手术。 王阿姨把黑仔抱在怀里,像个孩子一样不停地鼓励他。受访者提供

感情是非常真实、感人的。 我认为它们在宠物身上有一些寄托,人们按照自己的意愿给它穿衣服、照顾它。

每年8月的上海亚洲宠物展是宠物行业的盛会。 来自美国、欧洲、澳洲等海外主要市场的观众齐聚一堂。 我还去拍摄了几场亚洲宠物展。 2015年,第十八届亚洲宠物展在上海世博展览馆举办。 当时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8万余名观众前来观展。

8月29日,人流达到高峰,我发现很多人都带着宠物狗来。 展览中将会有一些稀有品种的狗。 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狗来和各种品种的狗合影,就像打卡一样。 这就像一场狗聚会。 我遇到了一只很奇怪的狗。 它的主人把它放在地上,很快就有一群人聚集在它周围,想要抚摸它并与它合影。 还有一些狗狗打扮得千奇百怪,有的人甚至给狗狗加上眉毛和鸭嘴。

▲为期四天的上海亚洲宠物展,在8月29日人流达到顶峰,55000平米的展厅被挤得满满当当。受访者供图

▲为期四天的上海亚洲宠物展于8月29日达到顶峰,5.5万平方米的展厅爆满。受访者提供

我加了几个狗主人的微信,后来在他们的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了照片。 有人为狗举办了集体婚礼。 狗狗们都穿着婚纱、西装,就像人们的婚礼场景一样。

我和他们聊天,发现大家都形容狗就像家人一样。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30多岁的女士,她养了10只狗。 她家里专门为狗狗准备了一个房间,每只狗狗都有自己专用的床和餐桌,就像幼儿园一样。

▲钱女士家里有10只马尔济斯,它们都有自己的专属床位和餐桌,像一个幼儿 园。受访者供图

▲ 女士钱家里有10只马耳他人。 他们都有自己的床和餐桌,就像幼儿园一样。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2018年11月至12月,管养办在嘉兴全市范围内开展集中整治行动,全市出动执法队伍清理流浪狗。 主城区被划分为多个区域,几乎每个社区每周都会被搜查三次。

▲一只未拴绳的狗跑进楼道“消失”了,执法队员“白忙一场”。受访者供图

▲一只没拴住的狗跑进楼道“消失”,执法队员“白干”。受访者提供

由于我与狗管理处的长期合作关系,我能够全程陪同并记录整个过程。 我也借此机会更加深入地了解了城市犬类管理人员的工作细节。

每次出动,十几名执法队员分成三辆车,浩浩荡荡出发。 到达小区后,我们分成几个小组,通常是两三个人,去寻找小区里的流浪狗。 执法车是一辆普通皮卡车,后面有一个笼子,用来关狗。 当捕获大量狗时,必须多次将其运送到收容基地。

工具也很简单,一个绿色的网袋连接着一根一米多长的棍子。 遇到狗,执法人员悄悄靠近,用网袋罩住狗。 有时狗受到惊吓想跑,几名执法人员也会跟着跑。

▲执法人员抓捕流浪狗现场。受访者供图

▲执法人员现场抓捕流浪狗。受访者提供

判断流浪狗的标准只有一个,无论是否拴着狗绳。 有的狗看起来非常干净漂亮,有的还穿着衣服,戴着蝴蝶结。 然而,只要不拴绳,就意味着主人对狗没有可控的管理,就会被当作流浪狗对待。 管养犬办公室工作人员解释说,“没有拴绳的狗可以由主人到收容所基地认领,没有证明的狗只有取得证明后才能认领。”

▲按规定办理了狗证的宠物狗可以跟着主人回家。受访者供图

▲按规定取得养犬证的宠物狗可以跟随主人回家。受访者提供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遭到了很多狗主人的反对。 我记得有一次被捕。 狗已经进了笼子。 我们跟着他上了车。 突然,一个男人不知从哪里冲出来,挡住了他前面的车,不让他离开。 他很激动,大声咒骂,“我正在里面吃饭,你为什么把我的狗带走?”

执法队员与他争辩,“你的狗没有拴绳,在小区公共区域乱跑,没有打疫苗,也没有证明,万一咬伤了人谁负责?”

像这样的极端情况并不多,但一年四季总能遇到一些。 有的人会用车拦住执法车辆,有的人想开门救狗。 有一次我遇到一个女士,她一直坚持说她的狗有证书,但她却无法出示证书。 最终,执法人员将狗归还给了她。

▲当着主人的面,执法队员没有强行收容放养状态的狗,而是对主人进行了文明养犬的宣传。受访者供图

▲在主人面前,执法人员并没有强行收留散养狗,而是向主人宣传文明养狗。受访者提供

在我的观察中,管犬所还是以引导和教育为主,执法人员抓狗的过程也算温和。 执法的目的不是激化矛盾,而是避免矛盾。 过去,养狗办公室也举办过活动。 当他们去繁忙的公园,遇到不拴绳遛狗或者粪便没有处理的狗时,他们让狗主人在微信朋友圈发帖提醒自己。 管管办的人告诉我,他们认为管理狗的本质是管理狗主人。 只有人们的意识增强,文明养狗才能成为现实。

▲一位狗主人及时赶到,带走了自己没有牵绳的宠物狗。受访者供图

▲狗主人及时赶到,将自家爱犬不拴绳带走。受访者提供

捕获的狗将被暂时送往收容基地。 管犬所在嘉兴市郊有一个独立的院子。 办公楼有两层楼高。 狗收容所基地就在办公楼旁边。 我一直在里面。 这就像一个宿舍。 分为五六间,总面积约百平米。 每个房间里有几十只狗,周围有铁栅栏和有机玻璃,否则他们担心狗会打他们。 破碎的。

▲收容基地,几十只狗被关在一个房间里。受访者供图

▲在收容所基地,一个房间里关着几十只狗。受访者提供

狗太多了,工作人员每天早晚都要给它们打扫卫生,主要是清理它们的粪便。 还需要喷消毒水,但即便如此,气味还是挺浓的。

有的主人会来到狗舍,躺在狗舍门口,大喊自家“宝宝”的名字,有的甚至会去收容所基地闹事。 我遇到一对父子,他们认为是城管故意把狗带走的。 按照规定,收容基地内的犬只必须缴纳600元费用(2019年7月1日《嘉兴市犬只饲养管理规定》实施后,此项费用已取消)。 他们只能获得养狗许可证、接种疫苗和购买保险。 被带走后,父子俩吵架了一个多小时,骂执法队员“花了600块钱就把我的狗带走了”,甚至还想闯入收容所偷走狗。 最后,唯一的选择就是报警。

▲一名男子来收容基地寻找自家的狗,他家的狗没有办证和打免疫针就被放养在外。受访者供图

▲一名男子来到收容所寻找他的狗。 他的狗被留在外面,没有证明,也没有接种疫苗。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防犬办公室的收容基地就像一面人性的镜子。 有的人愿意出钱带回一个“亲人”,但有的人却不愿意出钱,实际上是无情地抛弃了一条生命。 我记得经常见到同样的人。 我每隔几天就会来到收容所,每次都站在同一个位置,可能是在照顾我的狗。 我很犹豫,不知道这600元值不值。

防管所收容基地内的狗狗也经过网上登记后开放给公众免费领养。 我发现昂贵品种的狗受到青睐,而“本地狗”则不受欢迎。 也会有爱狗人士找借口进来监督狗舍的环境,有的还会当场发表评论,“你们怎么能把这么多狗养在一起呢?”

执法队员们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如果有人来闹事,就只能报警处理。 今年7月1日,经省、市人大审议批准的《嘉兴市犬类养殖管理条例》正式实施。 养狗管理有法可依,执法主体从城管转向公安。 条例规定,重点管理区域内养犬的个人,每个户口、每个固定住所不得饲养一只犬。

所谓“重点管理区”,其实是嘉兴市三环以内的主城区,但事实上,现在很多家庭都养了不止一只狗。 执法人员目前态度相对宽松,不会立即要求转移所有狗只。 相反,他们提供教育和指导,希望狗主人能够将他们的狗移出禁区。 当然,最终目标是每户只养一只狗。

▲一只上了狗牌的宠物狗好奇地跑到执法车前,执法队员用手轻轻抚摸它的头。受访者供图

▲一只挂着狗牌的宠物狗好奇地跑向执法车,执法队员用手轻轻抚摸它的头。受访者提供

此外,所有狗都需要狗许可证、疫苗接种和微芯片。 到目前为止,鼓励大家申请证书是控犬办公室的主要工作。 各区养犬办坚持每周到两个社区对养犬人进行宣传,指导养狗人现场预约申领证。 如果狗狗通过了现场审核,宠物医院的兽医会立即给狗狗植入微芯片并注射国产疫苗,而且完全免费。

该芯片非常小。 植入时,只需取出注射针即可。 芯片位于针尖上,可能连一毫米都不到。 当你刺破狗的脖子时,芯片就会被植入到皮肤中。 芯片上包含了狗的信息和狗主人的信息,这是一些基本信息:这只狗是什么品种? 你今年多大? 它有多高、多重? 狗主人的联系方式和地址在哪里? 可以通过芯片来检查。 现在,他们还会给狗戴上项圈。 衣领正面有一个二维码。 扫描后,会显示狗狗的信息。 背面还有狗控制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如果狗迷路并被捡到,可以立即联系他。 联系狗控制办公室。

▲宠物医院为狗植入芯片,芯片只有不到一毫米大。受访者供图

▲宠物医院给狗狗植入芯片,芯片尺寸不到一毫米。受访者提供

7月1日新规实施后,嘉兴新登记养犬数量骤然增加。 截至8月12日,主城区已有2500余只犬只领取了新的养犬证。

我用相机记录了养狗处发生的不同侧面,但养狗人、非养狗人、爱狗人士和养狗管理人员的复杂关系有形无形地阻碍了我这样做。 例如,狗控制办公室的许多人会拒绝回答问题。

我理解每个人在狗管理方面面临的困难。 在抓捕过程中,经常有人围过来说:“是时候照顾狗了。” 但总有一些狗主人不理解。 杭州市犬只管理执法队员曾来进行业务培训。 杭州执法队员有十多年的犬只管理经验。 他表示,养狗管理工作最困难的部分是与养狗人的沟通,而这项工作70%靠宣传,20%靠管理,10%靠执法。

▲主人见到执法队员准备收容自己没有拴绳的狗,立马将狗赶回院子里。受访者供图

▲当主人看到执法队员准备收留他放出来的狗时,他立即将狗赶回院子。受访者提供

到目前为止,人与狗如何在公共场所和平共处似乎还没有答案。 《嘉兴犬饲养管理规定》也算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治犬所协助执法人员小柴表示,文明养狗是对养狗人最基本的要求。 “我自己也爱狗,但在城市生活环境中,爱狗人士应该文明养狗。” 他在家里养狗。 我有两只贵宾犬。 白天它们呆在阳台上的笼子里。 晚上回来,我就把他们绑起来,带他们出去散步。

作者 admin